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顶点小说网 -> 玄幻奇幻 -> 都市超级医仙

第七十九章 游戏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果然,路虎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里是高架桥,一条人迹罕至、车也罕至的新开通的高架桥。

    苏尘下了车。

    而一里之外的路虎车上,则是下来了五个人,且,五人下来后,还打开了后备箱。

    后备箱中,萧鸢完好无损,看起来还算冷静,之前,周昂一行人闯入萧家,以她爷爷的性命做威胁。

    想要救爷爷的命,她就只有一个选择,跟着这一行人走,萧鸢自己走进路虎车的后备箱,随后,她生生的看着周昂一行人将车厢锁上。

    这近一个小时里,她呆在车厢内,只有黑暗和绝望,一开始,她无比无比的惊恐,后来,她稍稍适应,状态好了一点。

    五人中,个子最高、穿着西服、梳着大背头的年轻人,也就是为首的那个,正是周昂,周昂扫了一眼此刻一步一步走来的苏尘,嘴角满是玩味的笑容看向萧鸢:“之前你自己走进后备箱,现在你再自己下车吧!”

    萧鸢一声不吭,从后备箱中走来,美眸看向周昂,又惊又恐:“你们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西云周家!”周昂吐出了这么四个字,继而,他又指了指远处正在疯狂冲来的苏尘:“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萧鸢下意识的看去,顿时,脸色就着急苍白了,暂时,她没有受到一丝丝的伤害,只是选择在后备箱的黑暗中呆了近一个时辰罢了,她心底多少还有些庆幸……

    可此刻,当看见苏尘,萧鸢一下子明白了,之所以周昂一行人没有伤害自己,那是为了用自己来威胁苏尘。

    想到如此,萧鸢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,下意识的就想要冲着苏尘喊什么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陡然间,她感受到了脖子处的一丝冰寒。

    此刻,周昂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手下手里接过一把长近两米、宽两寸的银黑色大刀,那刀,又宽又厚、但,刃却极其的锋利,闪烁刺眼寒光,这把大刀直接放在了萧鸢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想要和你的情郎说什么啊?是让他赶紧跑、不要救你?”周昂残忍的狞笑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已经走到距离周昂还有二三十米位置的苏尘,宛若被雷电轰击,整个人站在那里,面色惨白到如死人脸。

    “苏尘啊!现在,只要我稍稍这么一抖刀,她就会因为脖子被割断而死,这把刀可是铸刀大师的手笔,不骗你,它真的超乎想象的锋利!”周昂眨了眨眼睛,看向苏尘,说话间,周昂的眼神中多了一些厌恶之色:“当然,这女人死了最好!”

    周昂讨厌女人,无比无比无比的讨厌,因为青少年时期的一些特殊经历,让他的性取向一直是男性,甚至,这些年跟在他身边照顾他生活、做他的保镖、佣人的,也都是清一色的男性。

    所以,即使萧鸢美的惊为天人、美的令人心颤,可周昂唯有厌恶和杀意,如果不是为了让苏尘投鼠忌器,他早就杀了萧鸢。

    苏尘还是沉默,他盯着周昂,心底的杀意他自己都无法形容,他从未这么想要杀一个人,双手攥着,死死地攥着,咯吱咯吱。

    “不如我们继续玩游戏,恩,换个游戏,这个游戏的规则很简单:我说,你做。”周昂眨了眨眼睛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放了她!!!要我做什么都可以!”苏尘的声音已经嘶哑,现在他根本没有选择,他能看得出,周昂是真的敢杀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挺上道的,那么,先跪下!”周昂的笑容浓郁了三分:“我听周麟说,你很喜欢让人跪下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周昂给了身边的那个黑衣青年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顿时,站在他身旁的黑衣青年面无神色的返回路虎车的后排座椅,抬出了一个箱子。

    酒。

    一箱子酒。

    足足十二瓶,每一瓶酒自然而然的都装在玻璃瓶中。

    “阿峰,去,把这些酒都送给苏尘!”周昂的笑容越发的浓郁,指示那黑衣青年道,黑衣青年名为阿峰。

    阿峰点头,快步走去,走到了苏尘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一箱子酒被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浓郁的酒香味荡漾在空气之中,地上全是水湿的痕迹,除此之外,就是锋利、刺眼的酒瓶碎片。

    这些玻璃渣不大,一块一块大拇指大小,碎扑在地上,远远看去,让人头皮发麻、令人心寒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就跪在你身前的这些酒瓶碎片上!”周昂对苏尘眨了眨眼睛:“如果你想要救萧鸢的话!”

    说着,周昂又看向身边的另一人,那人直接就明白了周昂的意思,快速从车里拿出了一个平板电脑。

    平板电脑上是一个老人,一个正坐在沙发上,看起来不怒自威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爷爷……”周昂恭敬的道。

    “恩,开始吧!”屏幕中,老人淡淡的点头,继而,屏幕对向了苏尘。

    周昂见苏尘还站在原地,哼了一声:“怎么?你不愿意跪下?看来,你的尊严比之萧鸢的命还重要?!要真是如此,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,还管萧鸢的死活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苏尘,你不要跪下!求你了!!!“萧鸢大声的喊道,用力的摇头,眼泪从眼角控制不住的流淌。

    男人的膝盖,是黄金,她宁愿死,也不愿意苏尘下跪,苏尘为她付出的够多了,何况,苏尘身前的地面,全是酒瓶玻璃碎屑啊!这要是跪下!可想而知是怎样的痛苦!?

    萧鸢直接想要抹脖子自杀,苏尘这么一个骄傲到极致的男人,如果这么跪下,对他是一种极致的残忍……

    风,仿佛静止了,宽敞的高架桥上,苏尘静静地站在那里,一声不吭,只是脸色越发的苍白。

    同一秒,周昂感受到萧鸢的决然,甚至她已经用她的脖子朝着自己手中的这柄大刀的刃上抹去,已经没入皮肉了,已经鲜血弥漫了,周昂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。

    “碰!!!”

    也就是这一瞬,苏尘轰然跪下。

    他同样感受到了萧鸢想要自杀的强烈意志,也看见了萧鸢脖子上渐渐弥漫的鲜血,更从她的眼神中看出来了,他怎么可能还会有一丝丝的犹豫?!

    男人膝下是有黄金,但,男人更应该有情有义,为了自己的亲人、爱人,别说跪下,就算是死,他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至于尊严。

    一个为了自己的爱人、亲人,愿意做任何事的男人,就是一个正真有尊严的男人!

    一个为了自己的爱人、亲人,愿意做任何事的男人,就是一个永远站着的男人!

    重生一世,苏尘知道自己在乎什么,想要守护什么。

    “鸢儿,不要做傻事!”跪下之后,苏尘盯着萧鸢,一字一顿的道:“不要让我的跪没有价值,我,要你活!”

    “苏尘……”萧鸢的心抽搐的疼,她的美眸都血红血红了,死死地盯着苏尘,泪水肆意。

    清晰可见,苏尘的膝盖处,快速的鲜血淋漓,鲜红的诡异,可想而知那是一种怎样的痛?

    但,苏尘面色毫无变化,还是那样的安静、平静,可眼神最深处的森冷已经达到了要冻结世间一切的地步。

    萧鸢的血泪都要哭干了,她能看见苏尘的膝盖处鲜血流淌、血色弥漫、惨不忍睹,她有种感同身受的痛,痛的她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好!好!!好!!!游戏第一关,你过了!”周昂先是一愣,继而,他哈哈大笑,激动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突然,周昂得意的道:“苏尘,游戏继续!”

    平板屏幕中,周家家主,也就是那不怒自威的老人,看着一幕一幕,尤其是看着苏尘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他要苏尘生不如死,他活了一辈子,没有被人威胁过,苏尘是第一个,所以,苏尘注定要成为这个世界上死的最惨的人。

    “据说,你的拳脚很厉害!”周昂突然想到了什么:“游戏第二关,恩,伸出一只手,放在地上……”

    苏尘面无神色,照做。

    他知道不管自己怎么做,周昂都不会放自己和鸢儿活着离开,但他暂时还是必须做周昂说的所有,因为只有这样,鸢儿暂时才不会死亡,他才能有机会救下她。

    “前世,我不能救你,这一世,就是付出生命代价,我也会救你!”苏尘盯着萧鸢,心底暗暗发誓,无比无比的坚定。

    “阿峰,踩断的他的手!”接着,周昂吩咐道。

    站在苏尘身前不远处的阿峰点头,他欺身上前,站在苏尘身前,居高临下的盯着苏尘。

    “不!!!不要!”萧鸢嘶吼着,用尽全力的嘶吼着,声音里是无尽的绝望和痛苦。

    她宁愿自己的手被生生踩断,也不愿意亲眼看着苏尘的手被生生踩断,可她什么都做不了,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。

    至于自杀?苏尘那一句‘我要你活’好似一柄重锤轰砸在她心底,她又怎么可能让苏尘的努力白费?为了让她能活,苏尘连下跪都愿意!

    自己不能死,死了,他会很伤心、会生不如死,这是萧鸢深深的直觉。

    “对了,苏尘,提醒你一句,就算痛,也不能出声,更不能反抗,否则的话,游戏第二关就算失败,如果失败的话,萧鸢就会死。”周昂盯着苏尘,幽幽的道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阿峰冷哼了一声,突然抬起脚,狠狠的一脚朝着苏尘的左手跺去。

    “咔咔咔……”

    一脚跺下,那骨裂声无比的清晰。

    肉眼可见,苏尘的左手直接鲜血模糊,看起来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且,阿峰更是残忍的在踩断苏尘的手后,还用尽全力的踏了踏。

    而让周昂震惊的是,苏尘真的没有吭声,乃至,连脸色都没有变化!!!还是那样的平静、面无神色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pc蛋蛋幸运28彩票